左岸老神

她开口说江南如一棵树
我眼前的景色便开始结果

《蓝色骨头》与《芳华》:迷失的季节

等到final完了 还是去看电影吧 看电影真的是人生中最幸福的事啊

玺恩:

1


在2017年的年末,观众们迎来了演员黄轩主演的两部大戏《芳华》与《妖猫传》。在这两部名导演指导的大戏中,黄轩都是当之无愧的主角。不过,就我的观影体验而言,当《妖猫传》里黄轩饰演的白居易披头散发,泪光闪闪地诉说着对李白和盛唐时期的憧憬,身边的观众还是笑成了一片。


这是一种难以说清的感受。你明明知道这是一个好演员,他哭,他笑,他发自肺腑地激动和惋惜,却充满了满满的违和感。这种违和感和他在《芳华》与《蓝色骨头》中几乎与时代融合的气质形成鲜明的对比。尤其是当《芳华》赚尽了我全部的眼泪之后,我看到《妖猫传》中的白居易也不是白居易,而是黄轩演了一个悲天悯人而情绪化的诗人,还带了假发头套。


其实这种违和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它无数次出现在黄轩的小荧幕影视作品中:从《芈月传》《女医明妃传》到《红高粱》《海上牧云记》,无论是多么深情款款的豪门公子还是白面书生,都怎么看怎么不对头。


因为我就是觉得,黄轩长了一张极其有年代感的脸。只有他演一个小人物,穿回海魂衫和军装裤,才能让一切顺其自然起来。




2


这种对于黄轩的认知,是从崔健的电影《蓝色骨头》开始设立的。在这里,我无意去讨论这部电影音乐的部分,也不去评价这部电影是不是一部合格的文艺片,单单从剧情的角度去看,它分为了两个时空。而黄轩,必然是出现在过去的时空里的。他饰演了上个世纪70年代文工团的一位钢琴师陈东,和倪虹洁饰演的女主角施堰萍以及一位舞蹈演员孙洪有一段不可言说的三角恋情。


在这一部分里,黄轩的戏份并不多,却是一个关键人物。他性格直爽单纯,才华横溢,对施堰萍一见钟情。而施堰萍却一眼看中了舞蹈演员孙洪,对他展开热烈的追求,可孙洪却对陈东有难以启齿的情感——他是一位同性恋者。就这样,三个人都在求而不得的情绪里苦苦挣扎,却形成了一个不可打破的平衡,进而相互依赖。在这样的情绪之下,施堰萍写出了一首诗送给孙洪。这首诗既是施堰萍对自己命运的不解,也是他们此刻情景的写照。陈东在孙洪那里偶然看到这首诗后,他将它谱上了曲。这就有了我放在文章开头的那首《迷失的季节》。


陈东拉着孙洪和施堰萍一起,三个迷失在爱情里的人用施堰萍的嗓音,陈东的钢琴曲以及孙洪的舞,合作了一部荡气回肠的文艺作品。然而在那个风声鹤唳的年代,这种立场不对,倾向不明,甚至意有所指的文艺作品压根就是一颗炸弹。就是因为它,文工团团长被免职,三人也都受到了严厉的处分。在孙洪被下放的那一夜,失魂落魄的施堰萍被命运的不可预测压垮了。她找到了陈东,请他一起听摇滚乐,并满眼悲戚地问陈东,他不喜欢我,他只喜欢你。你呢?你喜欢谁?




曾经,在施堰萍向孙洪表白的时候,她曾递给孙洪一只苹果。面对这只命运女神递来的金苹果,孙洪并没有接下。他不爱女人,他的心里只有陈东,他甚至怨恨施堰萍夺走了陈东。我想如果可以,孙洪宁愿自己做个女人。




面对着施堰萍,在昏暗灯光下,黄轩的眼睛散发着稚气的光。他饰演的陈东并不能理解摇滚乐给那个压抑的年代和人带来的自由气息,他更不理解施堰萍眼中的那种悲戚。在文工团里的九年让他单纯得像一个孩子,看不见山雨欲来。他只在意那首《迷失的季节》是谁写的,是谁让自己的好兄弟背了黑锅。我想,陈东已经察觉了孙洪那种不一样的“兄弟情谊”,他并不排斥孙洪对自己的好,可他更加迷恋穿着绿军装也能风情万种的施堰萍。于是他直直地望着自己喜爱的女人,问她耳机里唱歌的人是谁,然后情不自禁亲吻了她的眼泪。所以第二天,当审讯员分别问他们,《迷失的季节》这首诗的作者是谁的时候,我宁愿相信陈东是想帮助施堰萍脱罪的。


因为他说,这首诗不像是施堰萍能写出来的。她请我听了一些英文歌,叫什么摇摆乐。我觉得是唱歌的人写的。




电影演到这里,黄轩在这部电影中的最后一个镜头也就杀青了。关于陈东的未来,影片没有任何交代。连同孙洪一起,他们的命运因为结识了施堰萍而从此改变,音信全无。但我记住了那双眼睛的主人,名叫黄轩。


所以,当电影《芳华》里的黄轩出现时,我竟然出现了一种错觉。那个意气风发的陈东没有消失,而是在银幕上穿越到了另一个平行宇宙的文工团,成为了稳重温和的刘峰。这一世,他没有遇见施堰萍,却因为一个林丁丁再次被扣了帽子。不过最终,有一个何小萍能对他痴心相付。




3


关于施堰萍这个人,饰演她的倪虹洁或许不够美艳。但她身上有着一股天然的柔顺,柔顺里又带着坚强。有风情,又不轻佻,难怪可以成为电影中“首长走遍全国各地才能选中的美女”。


关于她的故事,《蓝色骨头》这部电影又非常隐晦地触及到了一个历史背景——林立果选妃。


当年,林彪夫妇为了给儿子寻找一个美丽的妃子,走遍了大江南北。在这个真实的历史背景下,虚拟的施堰萍就是其中的一个女孩:她是像一个秀女一样,被选到首长儿子身边的。


不过,施堰萍并没有答应成为一个太子妃。她说她只爱红妆,不爱武装。因此,借由太子的关系和姣好的脸,她被送进了文工团。但太子爷送她了一部微型录音机,里面是摇滚乐磁带,又带她看了电视里同个时间段在大洋彼岸发生的惊天动地的大事:摇滚乐,女权运动,嬉皮士,黑人音乐,这一切对于几十年未见过自由二字的中国人来说,简直如同一针强力迷幻剂。于是,这音乐和外面的世界就在施堰萍心里扎下了根。




之后的,我们都知道了。其实施堰萍是这个故事里最具有政治敏锐的人,也深知在那个年代,每个人的命都不是自己可以做主的。所以,当她看到自己的《迷失的季节》被批判,文工团团长被免职,林彪的照片从墙上撤下,全国各地的文工团墙上都只剩一颗红太阳的时候,就有了觉悟。出于自保,她甚至给首长的司机,也是影片中她未来的丈夫打了个电话,虽然为时已晚。


而她眼中的悲戚,亦由此而来。这是身处文工团多年的陈东与孙洪所不懂的,是对命运的觉悟。而这种觉悟,在她听到审讯员说,陈东招供与自己听了摇摆乐时,变成了彻底的轻蔑。


当审讯员说,施堰萍我告诉你,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别以为还有人给你撑腰,施堰萍就应该能够发现,坐在对面的这个人讲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她的时代?


分明是这时代选择了她,而不是她选择了这个时代。




关于施堰萍是如何进入这个故事的,并不重要。我们只需要知道她是如何离开的就好了。因为命运有时候就是这样有趣。历史告诉我们,如果她选择成为了那个太子妃,结果一定更加有戏剧性。因为她不是坠机摔死,就是被整死,半条活路都没有。被逐出文工团回到家乡,反而是最安全的结局。




4


同样是带着一个“萍”字,电影《芳华》里的何小萍眼里也有着悲戚。可是不同的是,何小萍眼中的悲戚来自身世和环境,却从来没有对命运的觉悟。在冯小刚跟严歌苓一起写的这首抒情诗里,何小萍就是最煽情的那个惊叹号。她用茫茫天地间的一支舞,承担了观众所有的眼泪与怜悯。她身上的病号服肩负了奉献,委屈,不甘,不解,和整整一代人被这个国家蹉跎青春的重量。但因为情怀和审查,所以在这支舞里没有政治错误,没有批判反驳,更没有拒绝和疑问。


抒情诗里,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呢?只要眼泪就好了。




但即使这样,我还是俗气地哭了一个多小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哭的时候我想到了施堰萍。在故事的最后,她留下了一个孩子,只身去了美国。几十年后她的儿子长大了,也成为了在新的年代迷失自我的人——正如同我们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年轻人一样,没有信仰,没有自我,也无法原谅父母对他的伤害。但最终,在他了解了母亲的故事之后,他还是唱起了母亲的这首歌。


他选择了与历史洪流妥协。


人也只能与历史妥协。因为已经发生的事,是没办法改变的。




尽管崔健在《蓝色骨头》中借着主人公的口说,“我就是在那个年代出生的人,但我却没法谈论它“,这部电影依旧通过了审查。而我,也依旧在写这些历史,冒着被举报的风险。其实我并不想写太多什么。关于《芳华》,我相信大家也已经看了太多评论。残酷的,美好的,批判的还是赞扬的,在过去这一个月已经铺天盖地了。但因为我很喜爱《蓝色骨头》,也因为黄轩扮演的两个人物,让这两部电影尽管有着截然不同的视角,却有一种冥冥中的连接。这点连接总是让我想说点什么,却犹豫了半天,还是动不了笔。


因为,无论是陈东施堰萍孙洪们的故事,还是何小萍林刘峰们的故事,现实总比故事要惨烈无数倍。而那些最惨烈的部分,恰恰是不被允许呈现在观众眼前的。




正如《芳华》最后所说,一代人的青春芳华已逝。我想,这首《迷失的季节》或许应该送给所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直到现在,他们有的人活着,有的人死了,有的人也活着,也死了。就像施堰萍。她毁了容貌,瞎了眼睛,却最终平静地找回了被她丢弃的那些记忆。只是那些回忆里没有爱,也没有恨,只有慨叹。


有些历史不该被覆盖,也不可以被遗忘。就算文字性的东西都被烧成了灰,也会有人讲故事。哪怕再不堪回首,也总得有人记得,有人谈论,再把它告诉自己的子孙。




在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我只希望,那个整个国家都迷失的时代,再也别回来了。







太可惜,也太可气



我刚刚见到你


你是春天里的花朵


长在了秋天里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你


这个迷失的季节


你说你其实已不在乎


你还说你愿意




别生气,也别着急


我刚刚见到你


你是冬天里的花朵


长在我的心里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你


有人在追求你


你说你对爱情已不在乎


你还说你不愿意






——崔健 《迷失的季节》






·本文原于2017年12月31日发布于个人公众号 蓝甲虫与鹦鹉螺






《波兰来客》 ---北岛

那时我们有梦
关于文学,关于爱情
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
如今我们深夜饮酒
杯子碰到一起
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is not the way from birth to the end.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It is when I stand in front of you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but you don't understand I love you.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is not when I stand in front of you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you don't know I love you

而是爱到痴迷 It is when my love is bewildering the soul

却不能说我爱你 but I can't speak it out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 is not that I can't say I love you.

而是想你痛彻心脾 It is after missing you deeply into my heart

却只能深埋心底 I only can bury it in my heart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 is not that I can't say to you I miss you

而是彼此相爱 It is when we are falling in love

却不能够在一起 but we can't stay nearby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不是彼此相爱 is not we love each other .

却不能够在一起 but can't stay together

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 .It is we know our true love is breaking through the way

却装作毫不在意 we turn a blind eye to it

所以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So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不是树与树的距离 is not in two distant trees.

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 It is the same rooted branches

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but can't depend on each other in the wind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不是树枝无法相依 is not can't depend on each other in the wind

而是相互瞭望的星星 It is in the blinking stars who only can look with each other

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but their trade intersect.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不是星星没有交汇的轨迹 is not in the blinking stars who only can look with each other

而是纵然轨迹交汇 It is after the intersection

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but they can't be found from then on afar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不是瞬间便无处寻觅 is not the light that is fading away.

而是尚未相遇 It is the coincidence of us

便注定无法相聚 is not supposed for the love.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是飞鸟与鱼的距离 is the love between the bird and fish.

一个翱翔天际 One is flying in the sky,

一个却深潜海底 the other is looking upon into the sea.

从前慢 木心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当你老了 (冰心译)

当你老了,头发花白,睡意沉沉

倦坐在炉边,取下这本书来

慢慢读着,追梦当年的眼神

那柔美的神采与深幽的晕影

多少人爱过你青春的片影

爱过你的美貌,以虚伪或是真情

惟独一人爱你那朝圣者的心

爱你哀戚的脸上岁月的留痕

在炉栅边,你弯下了腰

低语着,带着浅浅的伤感

爱情是怎样逝去,又怎样步上群山

怎样在繁星之间藏住了脸

When you are old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原来风景的背后全是叹息
原谅我没继续你截住的话题
原来我们不过是无法面对自己的东西

不知道起什么题目

        昨儿夜里去大佬微博逛着,看到一个妹子拼了四小时的图,贴吧里一个818热贴。
        大佬是干什么的我清楚,她看完闷了两根烟,我就该知道是个什么故事。po主12年玩儿剑网三,第一个捡他的师父叫桃子,桃子带他打满级,拉他进帮会,开了yy,才知道桃子是男生,大号就是帮会的帮主,叫予尘。他们一起刷副本,做任务,和帮会的女孩子酱酱酿酿纠缠不清,奔过现,但仅仅一次,睡过一张床。然后时间久了,帮会里的好朋友都渐渐a了,从此江湖不见。游戏出了95级,大家聚了一次,便只剩下po主和予尘,他们守着帮会,刷了一遍曾经一起干过的副本,就也a了,联系方式都有,只不过联系寥寥而已。

po主说,我们在游戏里朝夕相处了三年,在游戏外却只见过一面。
我不知道他的姓名,不知道他的人生经历,不知道他的生活习惯,不知道他的憎恶喜好。
也不知道,他对我是什么心态。

po主说,就像拂衣说的,网恋本来就是困难模式,单恋难上加难,那么到我这里再加一个我和予尘性别相同,大概就是地狱模式了吧。

po主说,剑三这个游戏没别的好,就是很容易让人有代入感,玩着玩着就以为自己真的是那个穿着南皇挂着葫芦和拂尘的道长。

po主说,可生活从来都不是那个武侠世界,我没有一柄可以斩尽不平的剑,也没有一个可以护人周全的山河。
所以我不敢误了他一身月白风清。
      
        故事到了这里应该峰回路转了吧。
        对啊,予尘发现了这篇帖子,他给po主发了自己详细的个人信息,说随时等着第二次奔现。我觉得很好,5年不长也不短,这些光阴与他,终有了些交待。这样温柔的,只把美好的地方用最平淡却绮丽的文字讲出来的人,应当时光不负。
        祝他幸福。
        看到最近的更新,po主说转载和改编且随意,这个故事能感动你们是我荣幸。那么有朝一日我重拾这个故事,定会予你一个携手江湖的圆满结局。
        夜里刚看完只不过心里很堵,因为游戏的事我着实不通,便跳过了大部分剧情。看完微博的评论,倒是结结实实的哭了一场。

@兔尾猫: 妈的害我在办公室哭……重情的人真的不能太把游戏当真,太多人换个号改个名就是新生,而我似乎在这里走完了一生。
@我是蝶儿你是啥: 想起了那个因为忘记密码莫名其妙A了的第一个号…时间太久了我都不记得区服了…但我记得我有个对我很好的师傅 师傅对不起啊…没告诉你一声就消失了你肯定很生气 我脑子不好使你也知道嘛 真的后悔没要你的联系方式,跟你说声再见也好啊 id:换手机 师傅如果你能看到的话我跟你道歉啊(这个po主找到师傅啦)
@人丑就要多读书对吧: 想起我的炮萝徒儿,你18级我在唐门捡到你,小白的不行,你师妹80级的时候你还没满级,你只好从师姐做了师妹,还嘲笑我水,又偷偷用鸳鸯帕刷我好感度,我盼着你满级,攒了20w帮贡,你的等级停在78再没动过,我想着你是要高考,可是你再也没有上过线,久到我把号都卖了,你也没上过线,你是把我忘了吧
@喵喵喵喵撒: 我师傅A的时候签名上写的是,如果你们回来了,一定要记住,我是最后一个走的

        09年的时候我是个小学生,我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这年秋天我爸到外地工作去了,在我这辈子只更了两次的日记本上,我写到,十一爸爸回来了,他陪我玩儿奥比岛。那时候我天真,我不会因为旁的事对我爸疾言厉色,我特爱他,这辈子最爱他的时候,可惜这么多年都过去啦。那时无论火车站还是飞机场,我送他走,都哭的无法自拔,我老是说老是写我这些年不怨他,但是说实话,那有不怨的呢,9岁之后的我的成长,他的参与,屈指可数。
       言归正传,我是来写奥比岛的。我遇到一个妹子,她的id至今我都记得清楚,叫梅妮公主。她拉我进帮会,让我做副帮主,我记得在那小小的会话窗口中,她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说,隐私,她说你还挺像个人。若是今日,我定要回她个呵呵。我用我那辛辛苦苦攒的豆给我们帮会买了新的皮肤,肉疼,但很快乐,因为我是副帮主,我有责任把帮会建设的更好。小孩子就是这么简单,不知道游戏公司骗了我这样的小孩子多少钱。后来一段时间不上,我就发现自己不是副帮主了,我打开帮会的家园,发现自己买的皮肤还在,第一次体会到背叛的感觉。我质问梅妮,她说是她朋友做的,她不知情,然后一会儿系统就提示我是副帮主了。我一下子又高兴起来,说实话,有人愿意带着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玩儿,那绝对是天生热情。后来,我那倒霉弟弟因为嫉妒我的号经营有方,便把我辛辛苦苦攒了多年的精灵食品尽数投喂,让我一朝回到解放前。我大怒,但是家里的大人不会因为游戏中的龃龉就真的把弟弟如何,但这份气,时至今日我还是意难平。一气之下我就a了,奥比岛在没有打开过,每次看到4399小游戏上那个图标,我都会心中一痛。
        后来还玩儿了摩尔庄园,赛尔号,花仙子等等游戏,但是再没有一个梅妮公主,愿意带着一个一身中二气质的我玩儿了。后来上过一次账号,发现梅妮公主的头像也灰了,我猜是她长大了吧。不过,在她也a了之前,也许等过我,等我与她共建帮会,同游江湖。那个等待的小姑娘,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除了为你掉一掉眼泪,什么也做不了了。
        然而,这个故事,并没有峰回路转。我和梅妮公主,注定要成为相忘于江湖的陌生人。
        我与游戏的渊源就到此为止了吧。其实还是谢谢弟弟,要不是他逼我退了游戏,凭我这一根筋的死性子,还真要玩儿到孩子们都变成所谓“大人”,留我一个在游戏里面孤独做任务,孤独到不行才出走吧。
        我这人有百点不好,但有一点不错,于玩儿一事上,我总要一条路走到黑。六年级看了第一篇言情小说《千山暮雪》,便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买的小说可以铺满一书架,现在还静静的躺在我家。喜欢韩剧,便要一周追三部,看韩网同步直播,认识了泡菜娱乐圈里的大部分艺人。喜欢金在中,便要在连他的歌儿都不大会唱的时候,跑去坐在山顶看他的演唱会,等他服兵役回来也没爬墙。现在迷上耽美,也要结识最优秀的太太,看文笔最好,情怀最深的文章,把晋江和长佩玩儿的溜溜的,和身边所有人传播同性平权的思想。
       所以,万一我有朝一日玩儿上了游戏且不可自拔,定然也是最后一个走的。
       那么,在未来等我的小伙伴们,拜托啦,请陪我这一个固执且念旧的人,待的久一点,再久一点。
        看过游戏里的所有风景,还是后悔,不能在生活中与你们仗剑天涯,一路同行。
        安。
                                                by左岸老神

罗素

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心,这三种纯洁而无比强烈的激情支配着我的一生。这三种激情,就像飓风一样,在深深的苦海上,肆意地把我吹来吹去,吹到濒临绝望的边缘。
我寻求爱情,首先因为爱情给我带来狂喜,它如此强烈以致我经常愿意为了几小时的欢愉而牺牲生命中的其他一切。我寻求爱情,其次是因为爱情可以解除孤寂一—那是一颗震颤的心,在世界的边缘,俯瞰那冰冷死寂、深不可测的深渊。我寻求爱情,最后是因为在爱情的结合中,我看到圣徒和诗人们所想像的天堂景象的神秘缩影。这就是我所寻求的,虽然它对人生似乎过于美好,然而最终我还是得到了它。
我以同样的热情寻求知识,我渴望了解人的心灵。我渴望知道星星为什么闪闪发光,我试图理解毕达哥拉斯的思想威力,即数字支配着万物流转。这方面我获得一些成就,然而并不多。
爱情和知识,尽其可能地把我引上天堂,但是同情心总把我带回尘世。痛苦的呼唤经常在我心中回荡,饥饿的儿童,被压迫被折磨者,被儿女视为负担的无助的老人以及充满孤寂、贫穷和痛苦的整个世界,都是对人类应有生活的嘲讽。我渴望减轻这些不幸,但是我无能为力,而且我自己也深受其害。
这就是我的一生,我觉得值得为它活着。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乐意再活一次。

Three passions, simple but overwhelmingly strong, have governed my life: the longing for love, the search for knowledge, and unbearable pity for the suffering of mankind. These passions, like great winds, have blown me hither and thither, in a wayward course, over a great ocean of anguish, reaching to the very verge of despair.

I have sought love, first, because it brings ecstasy - ecstasy so great that I would often have sacrificed all the rest of life for a few hours of this joy. I have sought it, next, because it relieves loneliness--that terrible loneliness in which one shivering consciousness looks over the rim of the world into the cold unfathomable lifeless abyss. I have sought it finally, because in the union of love I have seen, in a mystic miniature, the prefiguring vision of the heaven that saints and poets have imagined. This is what I sought, and though it might seem too good for human life, this is what--at last--I have found.

With equal passion I have sought knowledge. I have wished to understand the hearts of men. I have wished to know why the stars shine. And I have tried to apprehend the Pythagorean power by which number holds sway above the flux. A little of this, but not much, I have achieved.

Love and knowledge, so far as they were possible, led upward toward the heavens. But always pity brought me back to earth. Echoes of cries of pain reverberate in my heart. Children in famine, victims tortured by oppressors, helpless old people a burden to their sons, and the whole world of loneliness, poverty, and pain make a mockery of what human life should be. I long to alleviate this evil, but I cannot, and I too suffer.

This has been my life. I have found it worth living, and would gladly live it again if the chance were offered me.

秋天的故事——张栆

向深秋再走几日
我就会接近她震悚的背影
她开口说江南如一棵树
我眼前的景色便开始结果
开始迢递;呵,她所说的那种季候
仿佛正对着逆流而上的某个人
开花,并穿越信誓的拱桥

落下一片叶
就知道是甲子年
我身边的老人们
菊花般的升腾、坠地
情人们的地方蚕食其它的地方
她便说江南如她的发型
没有雨天,纸片都成了乳燕

而我渐渐登上了晴朗的梯子
诗行中有栏杆,我眼前的地图
开始飘零,收敛
我用手指清理着落花
一遍又一遍地叨念自己的名字,仿佛

那有着许多小石桥的江南
我哪天会经过,正如同
经过她寂静的耳畔
她的袖口藏着皎美的气候
而整个那地方
也会在她的脸上张望
也许我们不会惊动那些老人们
他们菊花般升腾坠地
清晰并且芬芳

我就是想在自己还年轻的时候
碰到那个人
让他知道我还这么好看过